大眾新聞網 > 商業> 正文
【將進酒Bar】做你永遠的男配角!“萬人迷”蘇軾背后的男人
時間:2019-04-26 11:06:04 來源:

圖片2.jpg

蘇軾、黃庭堅雕塑 宜賓濱江公園

文/九公主の桐

蘇門四學士、與蘇軾同列“宋四家”、詩歌與蘇軾合稱“蘇黃”、蘇軾好基友……這些標簽都集于黃庭堅一身,而每一個又都與蘇軾相關。

明明詩詞書法均不俗,可當黃庭堅站在曠古奇才蘇軾旁邊,存在感就弱爆了。

如果有人在知乎上提問,與“萬人迷”加超級大文豪做朋友是一種什么體驗?黃庭堅無疑最有發言權。

圖片3.jpg

小迷弟的進階之路:

從偶像到好基友

黃庭堅生活在一個星光熠熠的時代,歐陽修、柳永、王安石、司馬光……大神級人物層出不窮,更別提有著曠古才華的蘇軾了。

蘇軾20歲全國高考第二名,23歲參加制科考試被點為第三等,是官方蓋章的北宋“百年第一”,上至皇帝下至普通百姓都是他的粉絲。

圖片4.jpg

蘇軾雕像 杭州蘇東坡紀念館

黃庭堅7歲能作詩,22歲進士及第,履歷常人難以企及。

彼時,蘇軾已是文壇領袖,耀眼光芒黯淡了同時代的其他文人。初出茅廬的黃庭堅只是個小透明。

這一時期,黃庭堅和蘇軾就像200多年前的杜甫和李白,是粉絲對偶像的崇拜。

圖片5.jpg

以蘇軾、黃庭堅、佛印和尚為原型的《三酸圖》被歷代文人墨客不斷重新演繹。上圖為2008年鎮江新發現的一幅《三酸圖》,經專家考證,作者為清乾隆蘇州人物畫家戴球。

想當年,癡情的杜甫在朋友圈寫滿了仰慕李白的詩歌,忙著喝酒修仙的李白偶爾點個贊,回個評論安撫一下小迷弟,“借問別來太瘦生,總為從前作詩苦”,好久不見你又瘦了,一定是作詩太辛苦了。

杜甫和李白之間,始終是杜甫單方面付出,并沒有成為真正的知己好友。

但黃庭堅卻是比杜甫幸運很多,他實現了從粉絲到好友的完美進階。

1072年,黃庭堅27歲,他的詩文由岳父孫覺推薦給蘇軾,蘇軾讀了之后驚為天人,“超軼絕塵,獨立萬物之表,世久無此作”,將黃庭堅評價為“精金美玉”。

有了文壇領袖的夸獎,黃庭堅很快小有名氣。

1078年,33歲的黃庭堅鼓足勇氣給蘇軾寫了一封信《上蘇子瞻書》,并寄了兩首詩,表達了自己如江水般滔滔不絕的仰慕之情,同時希望自己可以投師門下,結為師友。

很快,蘇軾以《答黃魯直》鄭重回復:我一直想以書信與您結交,卻害怕唐突,不料得到您的書信,真是既高興又慚愧。

從此,兩人正式成為筆友,詩文唱和。

蘇軾寫《春菜》,黃庭堅就寫《次韻子瞻春菜》;蘇軾寫《薄薄酒》,黃庭堅就寫《薄薄酒二章》。

圖片6.jpg

《薄薄酒二章》拓本,現藏于湖北襄陽圖書館

一談起蘇軾,黃庭堅眼睛發亮,“君聞蘇公詩,疾讀思過半。譬如聞韶耳,三月忘味嘆”。

直男間的惺惺相惜:

終于遇到對的你

1086年,書信往來多年、相知相慕的蘇軾黃庭堅終于在京城首次見面。

這次偉大的筆友見面并沒有見光死,而是相見恨晚。在京城的三年,兩人朝夕相處,講道論藝,從詩詞歌賦聊到人生哲學,有事沒事互相寫詩,彼此稱贊,唱和詩就寫了100多首。

一次,黃庭堅將老家的雙井名茶送給蘇軾,還寫了首情深意切的《雙井茶送子瞻》,“我家江南摘云腴,落磑霏霏雪不如”,這是從我老家摘的茶,用石墨細細研磨,雪花都比不上它。

圖片7.jpg

雙井名茶原產地江西修水縣雙井村

蘇軾高興極了,馬上回了一首《魯直以詩饋雙井茶次韻為謝》,“磨成不敢付僮仆,自看湯雪生璣珠”,你送的茶太好了,我都不舍得讓仆人碰,一定要親手煎煮。

作為蘇軾的學生,黃庭堅在蘇軾的提點下逐漸走向文壇一線。

黃庭堅杰出的才華讓他得以結識蘇軾,相似的性格和人品則讓他成為蘇軾一生的知己。

蘇軾“一肚子不合時宜”的正直使他不容于新舊黨政,榮登“千古第一直男”。實際上,在“直男”屬性上,黃庭堅同樣不遑多讓。

在對待新法的態度上,兩人如出一轍。

黃庭堅長期擔任地方官,對新法的利弊有著切實的認識,耿直的他將對新法的批評寫入詩歌。更在修訂《神宗實錄》時寫到“用鐵龍爪、浚川耙治河猶同兒戲”,這也成為新黨攻擊、誣陷他“謗史”的把柄。

據《宋名臣言行錄續集》記載,新黨曾用“鐵龍爪”這句話質問黃庭堅,黃庭堅直接懟回去,“我在北都做官時親眼看到這件事,的確如同兒戲。”

蘇軾對黃庭堅十分看重。《宋史·黃庭堅傳》記載,蘇軾做侍從官時,曾舉薦黃庭堅代替自己,推薦詞中給予極高的評價,“瑰偉之文,妙絕當世;孝友之行,追配古人”。

對于美酒的熱愛,兩人也是相同的。蘇軾愛喝酒愛釀酒,公開表白“不可一日無酒”;黃庭堅同樣一生愛酒,“把酒”“催酒”“自酌”等字眼在他的詩文中多次出現。

在貶謫地戎州(今四川宜賓),酒業已經相當發達,黃庭堅寄情于戎州山水詩酒之中,寓居三年,遍嘗美酒,寫下17篇論酒的詩文。

一天,黃庭堅與當地名流品酒作賦。當時詩界的規矩是將酒杯置于水面,漂到誰的面前就由誰獻詩一首。當輪到黃庭堅時,他試傾一杯,發現是他最鐘愛的取安樂泉水釀制而成的“姚子雪曲”,當場寫下《安樂泉頌》贊美此酒——

姚子雪麴,杯色爭玉。

得湯郁郁,白云生谷。

清而不薄,厚而不濁。

甘而不噦,辛而不螫。

老夫手風,須此晨藥。

眼花作頌,顛倒淡墨。

“姚子雪曲”即宜賓名酒五糧液的前身。可以說,黃庭堅是最早鑒評和宣傳五糧液的人。

短短幾句詩,從“姚子雪曲”的外觀、味覺、功效進行細膩而深刻的描繪,高度濃縮了古人對五糧液美酒的審美感受,也讓五糧液在醇香之余更增添了歷史的厚度。

可以說,四川是蘇軾和黃庭堅生命中最重要的地方之一。

40年前,樂山小伙蘇軾走出四川,一舉成名天下知,以精彩絕倫的詩文在文壇獨占鰲頭;40年后,江西大叔黃庭堅來到四川,向當地學子傾囊相授自己的才學,而秀美的巴山蜀水讓他的詩詞藝術水平達到新的高峰。

《苕溪漁隱叢話后集》這樣寫道,“山谷自黔州以后,句法尤高,筆勢放縱,實天下之奇作、自宋興以來,一人而已矣”。

做你故事里永遠的男配角

蘇軾作為歷史上少有的“有趣靈魂”,能與他做朋友無疑是件快樂的事。

許多關于蘇軾的趣事,黃庭堅都作為一個固定配角存在,兩人一唱一和,貢獻了一批流傳千古的段子。

作為才思敏捷的文化人,斗嘴是兩人相處的日常。

宋代《獨醒雜志》記載,一天,蘇軾對黃庭堅說,小黃啊,你最近的字雖然清勁有力,但有時筆勢太瘦,就像掛在書上的蛇。黃庭堅說,老師的字我當然不敢妄加評論,不過覺得太肥扁了,像石頭壓著蛤蟆。

圖片8.jpg

《廉頗藺相如傳》局部 黃庭堅草書

對于黃庭堅的詩文,蘇軾這樣打趣,“黃九詩文如蝤蛑江珧柱,格韻高絕,盤餐盡廢,然而不可多食,多食則發風動氣”,意思是黃庭堅的詩文雖然如海鮮般味道鮮美,格調很高,但讀多了也傷身。

黃庭堅也不客氣,回敬“蓋有文章妙一世,而詩句不逮古人者”,意思是老師雖然文章高妙,但是也有很多詩句不如古人。

民間還流傳著這樣一個故事。

一天,蘇軾剛剛做好了拿手菜東坡魚,發現黃庭堅來了,知道他又來蹭飯,趕緊把魚放到碗櫥頂部。

黃庭堅進門就問,今天向您請教蘇軾的“蘇”怎么寫?

蘇軾說,蘇者,上草下左魚右禾。

黃庭堅問,魚放在右邊行嗎?

蘇軾回,不可以。

黃庭堅又問,把魚放在上邊行嗎?

蘇軾急了,哪有把魚放上邊的道理。

黃庭堅指著碗櫥笑道,既然您知道不能把魚放在上邊,還是快拿下來吧。

圖片9.jpg

東坡魚

蘇軾卷入新舊黨爭,屢遭貶謫,作為蘇門學士、蘇軾的追隨者,蘇軾的每一次貶謫,都會波及黃庭堅。

蘇軾因烏臺詩案入獄,流放黃州;黃庭堅因與蘇軾保持書信往來,被罰銅20斤。

新黨再次上臺后,蘇軾被流放至惠州(今廣東惠州)、儋州(今海南儋州),黃庭堅則先后被貶至黔州(今重慶彭水)、戎州和宜州(今廣西宜山)。

同為被貶專業戶,蘇軾自嘲“問汝平生功業,黃州惠州儋州”,黃庭堅則“泊然,不以遷謫介意”。被貶宜州時,面對家人對瘴霧潮濕惡劣環境的擔憂,黃庭堅調侃道,宜州,就是宜人居住的地方啊。

在文學成就上,黃庭堅更多是與蘇軾并稱:詩歌與蘇軾并稱“蘇黃”,書法與蘇軾并列“宋四家”,詞被認為學蘇軾的“以詩為詞”。

圖片10.jpg

對于黃庭堅的詩歌,蘇軾極為推崇,“每見魯直詩文,未嘗不絕倒”,更表示要學習黃庭堅的作詩手法。

他開創的江西詩派成為對后世影響最大、流傳時間最廣的詩歌流派。

他的書法自成一家,《砥柱銘》拍出4.368億的天價,比王羲之《蘭亭序》的拍價還要高。

圖片11.jpg

《砥柱銘》 宋 黃庭堅

他的山谷詞,被后人贊為“用意深至,自非小才所能辦”。

可以這么說,如果黃庭堅沒有與蘇軾生活在同一年代,憑借他的文學成就和人格魅力,一定可以獨領一個時代風騷,成為當之無愧的主角。

而黃庭堅對于蘇軾,始終懷著恭敬的態度,甘愿做他故事里永遠的男配角。“我之于東坡,不過是學生罷了。”

兩情若是久長時

又豈在朝朝暮暮

黃庭堅與蘇軾雖為摯友,但宦海沉浮,實際相處時間并不多,主要集中在兩人均在京城做官的三年。

1094年,蘇軾以“譏刺先朝”的罪名被貶往惠州,黃庭堅也因《神宗實錄》“多誣”,被叫回京城審問。兩人在鄱陽湖相聚,暢聊三天才依依惜別,不想竟成訣別。

黃庭堅與蘇軾雖然相隔千里,但繼續書信往來,互相題跋字畫,彼此惦記。

蘇軾剛在惠州安頓下來,便聽到黃庭堅被貶到黔州的消息,“為之凄然”,他在詩中寫道“身隨殘夢兩茫茫……遙知魯國真男子,獨憶平生盛孝章”。

蘇軾知道黃庭堅沒什么積蓄,可自己也大手大腳慣了,去惠州的路費還是向弟弟蘇轍借的,愛莫能助,只能在信里關心地問一句“途中頗有知義者,能相濟否?”

圖片12.jpg

黃庭堅在寫文章時總忍不住cue一下蘇軾,今天感嘆“東坡居士出于眉山。震輝中州,蔚為翰墨之冠”,明天又贊“東坡先生道義文章,名滿天下,所謂青天白日”。

1098年,蘇軾已被貶到海南,黃庭堅再被貶至戎州。重陽節他與友人到無等院游玩時,發現了蘇軾的題字,想到遠在天涯海角的老人,擔心、思念、不平等情緒交織在一起,心情無比沉重。

第二年,黃庭堅在戎州發現了多年前蘇軾寫給叔丈王慶元的一封信被隨意亂扔,氣憤極了,于是在這封信的后面寫道:東坡道人的真跡,每個字都是珍寶,竟然被丟到放煤的破筐里沾滿蜘蛛網。幾十年后,這封信必定會被重金搶購。

兩年后,蘇軾在從海南北歸的途中去世。黃庭堅知道后悲痛難言,在家中掛上蘇軾的畫像,每天早上都要衣冠整齊地獻香致敬。

看到好的景色,他總會不自覺地念叨,可惜東坡不在了,不能與他一起欣賞。兩年間寫了20多篇哀悼蘇軾的詩文。

蘇軾去世的第二年,黃庭堅途經松林間一座亭閣,觸景生情,提筆寫下名傳千古的《松風閣詩帖》,“東坡道人已沈泉”,時隔千年,仍可感受到黃庭堅的苦澀與悲痛。

圖片13.jpg

《松風閣詩帖》 宋 黃庭堅

500多年后的明代,心靈手巧的手藝人王叔遠用一枚棗核,生動地再現了蘇軾與黃庭堅相知相惜的友誼:船頭坐三人,中峨冠而多髯者為東坡,佛印居右,魯直居左。蘇、黃共閱一手卷。東坡右手執卷端,左手撫魯直背。

圖片14.jpg

明代宋濂曾這樣評價蘇黃兩人的友誼和對后世的影響,“蘇黃挺出,雖曰共師李、杜,而竟已己意相高,而諸作又廢矣。自此以后,詩人迭起,或波瀾富而句律疏,或鍛煉精而性情遠,大抵不出于二家。”

自古文人相輕,但蘇軾與黃庭堅這兩位同時代的文學巨匠卻惺惺相惜,彼此扶持,為后世留下了一段關于友情、關于文學、關于人品的經典史料,也是佳話。

圖片15.jpg

酒后吐真言

蘇軾與黃庭堅這兩位同時代的文學巨匠惺惺相惜,彼此扶持,他們的友情在后世傳為佳話。

編輯:dz11-0076

分享到:
① 大眾生活報-大眾新聞網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② 部分內容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圖片新聞
綜合
靠“減產”掙錢 家長助力中考要消除考生“三怕” 能人帶好頭 脫貧有奔頭 粵港澳大灣區消費投訴轉辦平臺開通 “和大熊貓做鄰居,有面子!” 家具廠污染影響村民健康 提速降費 贊一個 保險中介 “只賣貴的”何時休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合作  |  合作加盟  |  投訴報料  |  人員查詢  |  網站首頁

搜索香港六合彩资料